【香港集運倉怎麽聯系客服】俞奇彬:做基層事業的一塊“磚”


●通訊員 甘澤霖 苗培壯

“把青春的選擇魄力轉化為實幹的堅守定力”,是他工作總結的標題。從高校到基層,從故鄉浙江到天府四川,從高校學生到基層幹部。五年前,主動申請到相對落後的四川巴中工作的他,無悔當初的選擇,説自己“願意做一塊拋磚引玉的磚”;五年後,矢志服務基層的他初心未變,將自己融入脱貧攻堅事業中,成為了脱貧攻堅偉大事業中一塊堅實的“磚”,見證巴中城鄉脱胎換骨,人民生活翻天覆地。他就是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2015屆碩士畢業生、四川省巴中市恩陽區九鎮黨委書記俞奇彬。

清華學歷像是“游泳圈”

“我願意做一塊拋磚引玉的磚,期待更多的有識之士共赴革命老區—巴中”,作為第一位選調巴中的清華學子,俞奇彬莊重地説。2015年,俞奇彬作為選調生來到了四川省,並將被分配到成德綿地區(成都、德陽、綿陽)工作。成德綿地區經濟發達,工作環境好,是很多人心中的理想工作地,但對於俞奇彬而言,在這裏工作並不是他的志趣所在。在得知還沒有清華學子前往巴中等欠發達地區工作後,俞奇彬感到了自己冥冥中與那些地方的聯繫,“紅色巴中”的革命精神和“綠色巴中”的發展優勢更深深打動了他。在組織的支持下,俞奇彬成為了第一位選調巴中的清華學子。

俞奇彬的老家浙江省諸暨市是全國百強縣。因此,在決定選調四川兩年前,俞奇彬就開始給家人做工作。“我跟家裏人説我想去西藏、新疆等地方工作。做選調生就是要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當俞奇彬來到巴中工作時,許多巴中人心裏也懷着疑問:一名家鄉在浙江發達地區的清華大學畢業生,居然來巴中工作,是不是來給履歷鍍金的?這杆巴中從未見過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初到巴中,俞奇彬常常在各種場合遭遇這樣的問題。

“應該説清華的學歷既是‘敲門磚’又是‘游泳圈’。”回憶初到巴中的日子,俞奇彬這樣説。清華的學歷是敲門磚,意味着俞奇彬天然地會被同事和羣眾高看一眼;清華的學歷是游泳圈,則意味着沉下心來紮根基層的難度更大,所需要的定力更高。俞奇彬選擇以踐行“行勝於言”的清華校風作為對種種質疑和不解的迴應。“你很難解釋,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要説話,接着幹——把黨和老百姓的事情幹好。”俞奇彬説。

打定主意要在巴中做出一番事業的俞奇彬,花費了三年多時間,先後在基層鄉鎮、市級部門和省級部門共七個崗位上鍛鍊學習,積累了對巴中市情的瞭解和基層實際工作的經驗。2016年3月,在巴中市委各部門都輪崗學習一遍後,俞奇彬主動申請掛職巴中市恩陽區柳林鎮黨委副書記,這也是俞奇彬到達巴中後第一次直接面對老百姓開展工作。在柳林,俞奇彬不僅主要協助黨委書記負責脱貧攻堅工作,自己還掛包了柳林鎮下轄的過街樓村,負責整村脱貧摘帽和整村搬遷的工作。

作為直接的工作領導,想要在一年的時間內完成這兩項艱鉅的任務,俞奇彬必須做到既對政策要求和項目實施爛熟於心,又對羣眾生活的需求和目標瞭如指掌。這樣才能在合乎政策要求的前提下把房子建好,又能動員羣眾安心入住。在這一年裏,俞奇彬不斷地自學項目內容,也不斷地向同事、領導和包工頭學習,最終做到了對工程造價、設計、招投標、財評、環評等流程的全掌握。他一家一户地走訪羣眾,一家一户地聊,不僅讓村民們搬出了危房老宅,住進了新居,更和一户户的村民們一起,挖到了窮根,找到了富路,在住進新房的同時也樹立了脱貧致富的信心。

在柳林鎮工作的一年更堅定了俞奇彬“向下生長”的決心。“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去鄉鎮,實實在在做點工作,”俞奇彬説,“有了這些經驗之後,我覺得我基本上準備好了。”在第一次迎來清華選調生的巴中,俞奇彬用實際行動刷新着人們對清華學子的刻板印象:堅守基層,紮根巴中五年,從不聲張自己的學歷,又默默把事情做得比期待更好,放棄留在市裏的機會,主動調到鄉鎮擔任黨委書記……初到巴中一個月就學會了一口流暢的巴中話的俞奇彬,就是這樣最終獲得了認可。2019年下半年,俞奇彬就任巴中市下轄恩陽區九鎮黨委書記,擔負起了服務一萬兩千餘名羣眾的重任。

“很多同事都説我去鄉鎮工作的時間不好,第一年就輪番遇到了機構改革、鄉鎮村社三級建制調整、疫情防控、脱貧攻堅收官等一系列“歷史性大事件”的考驗。我卻覺得這是磨鍊自己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不過我只是笑笑,也沒回答。”俞奇彬笑言。雖然這也是句玩笑話,但俞奇彬在鄉鎮的工作確實頗有挑戰性。

鎮村社三級建制調整是一項重大挑戰。儘管他所在的鄉鎮主要工作是任務量並不大的撤鄉立鎮,但俞奇彬依然進行了許多創新性工作:在幹部的人事安排上,俞奇彬考慮各種情況後將兩個貧困村合併,並創新性地選用了一名鄰村鄉賢異地任職。百姓起初頗為不解,但在村子發展逐漸進步入正軌後,村子對政府的滿意程度達到新高,而村上的事務處理得也更加有序。

如果説這些都還是俞奇彬在九鎮工作初遇的小風小浪,在一月逐漸浮出水面的新冠疫情,則對這位新任鎮黨委書記提出了更加嚴峻的考驗。

俞奇彬與村民交流

絕不能因為疫情丟了脱貧攻堅

在過年前的最後幾天,俞奇彬最後還是退掉了回浙江過年的機票,雖然這時新冠疫情的蔓延還沒得到證實,但零零散散的消息已經向俞奇彬顯露了危險的信號,這讓他無法放下九鎮的工作。“因為我本科學的醫學相關的,所以對疫情可能的暴發有一定的敏感性。”俞奇彬説,“因此,雖然還沒確定的消息公佈,我就在準備應對的策略了,也就沒回浙江,就打算在我們鎮政府食堂過年了。”

俞奇彬敏鋭地感覺到新冠疫情的危險正在襲來。時間緊急,多一秒都會多一分疫情蔓延的可能,根據自己所學的流行病學知識,俞奇彬率先作出了全鎮所有紅事停辦、白事簡辦和“趕場”管控的決策。

率先作出這樣的決策,自然是要冒着風險的,尤其是在疫情形勢還不明確、羣眾們還在歡天喜地過大年的節點,俞奇彬的決策彷彿將他推向了全鎮所有人的對立面。“為什麼不讓我們辦酒?”“不過是個流感,國家一定能很快控制住的。”“武漢離我們這這麼遠,怎麼會有問題?”羣眾的質疑紛至沓來,許多幹部也有看法,而俞奇彬始終未曾動搖自己的判斷,鎮黨委充分討論後堅持要把決策落實下去。“我學過的醫學知識給了我信心,讓我敢於這樣決策。”俞奇彬説。直到1月20日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在接受央視採訪時確認新冠病毒“人傳人”、1月23日凌晨武漢封城,大家才明白,俞奇彬以科學負責的態度幫助九鎮的抗疫工作走在了疫情發展的前面。

整個抗疫期間,俞奇彬自始至終都堅持在一線,對全鎮防疫工作做了周密的部署。在俞奇彬的帶領下,九鎮組織人手在個主要路口設置了檢查點,嚴防人口不必要流動;對風險地區外來人員進行了嚴密排查,光電話排查就有萬餘人;在之後的現場入户調查中,更做到了不漏一家一人;對於高風險來鎮人員,也全部做到了嚴格隔離防疫。“應該説當時來看,入户調查還是具有一定危險性的,我們幹部家裏也有老人、小孩,不害怕是假的。”俞奇彬説,“但為了全鎮人民的生命安全,為了國家儘快戰勝疫情,我們也應該及時地把入户調查做好做細。”

“絕不能因為疫情丟了脱貧攻堅”,這是俞奇彬疫情期間在腦中始終緊繃着的一根弦。巴中是個勞務輸出大市,對九鎮貧困户而言,出市出省務工也是主要的增收途徑之一。疫情讓許多羣眾都不能外出務工,這對羣眾的生產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尤其是鎮上最依賴外出務工增收的貧困羣眾,收入因此劇減,俞奇彬對此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到了三月末,巴中春耕的時間到了,全國的疫情也逐漸得到控制,俞奇彬果斷轉變工作重點,開始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背景下繼續開展脱貧攻堅工作,馬不停蹄地組織羣眾復工復產。九鎮有一户獨人獨户的貧困户,往年主要靠零星打工補助生活;因為疫情,前後有四個月左右沒有收入。俞奇彬與鎮政府一方面通過民政救助的形式保障其基本生活,另一方面在遵守相關防疫規定的情況下,積極給他協調鎮上和周邊工作崗位,例如防疫值班崗位、零星務農務工機會。同時還鼓勵他參加就業培訓。治標又治本,俞奇彬就是這樣,每家每户地瞭解羣眾家庭收入結構和羣眾在就業上的想法,最終因人施策,對羣眾的不同需求開展有針對性的工作:組織務農為主的羣眾按照防疫的規則開展春耕生產;幫助鎮上的個體户向業主爭取店面租金減免,做到開業無包袱;為外出務工的羣眾匹配區委區政府的專項計劃;對困難羣眾更是提供了匹配本鎮工作機會、組織外出務工、聯繫幹部幫扶等一系列的政策支持……幾個月來,俞奇彬帶領着全鎮黨員幹部羣眾,將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結合起來,做到了不誤農時、工時,抗疫情,保民生。

一直忙到五月,俞奇彬才回了幾天浙江老家,這時距離他上次回家已經一年半了。整個疫情期間,全鎮沒有出現任何的疑似病例或者確診病例。

俞奇彬與村民交流

將心比心,工作就好做

“村社幹部如今的變化可大了,黨的政策也好得很!”這是九鎮曾經的一位長期信訪户,如今每見到俞奇彬都要豎起拇指説的話。一年多來,俞奇彬用細緻的工作“暖化”了這位信訪户之前冰冷的心。

多年以來,這位長期信訪户由於一些歷史問題,但凡在生活和工作上有一點不如意,都要到區、市、省上訪纏鬧。為了抓住幹部們的“把柄”,這位信訪户還收集了大量政策文件和法律法規,加上許多道聽途説的消息,作為和幹部們“纏鬥”的武器。鎮上的許多幹部害怕了,對這為信訪户唯恐避之不及,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惹禍上身,而這更加深了幹部和這位信訪户之間的隔閡。

“我剛剛上任時,也有‘好心’同事提醒過我‘注意點’。”俞奇彬説,“但我還是主動和這位信訪户聯繫上了。”俞奇彬還記得第一次和這位信訪户見面時,信訪户拿着手機偷偷在桌底下錄音,而俞奇彬對此表現得很坦然:“我就叫他拿到桌面上來錄。”在這之後,無論這户信訪户到區、市、省哪級政府上訪,俞奇彬總會在接到通知後都會親自去與其溝通、談心。

漸漸地,這位信訪户對幹部們的牴觸情緒減弱了,和俞奇彬更建立起了無話不説的關係。在一年多的溝通交流裏,俞奇彬同這位信訪户有過千餘次短信和電話聯繫,更有多次直至深夜的推心置腹的交流,俞奇彬不僅向這位信訪户認真解釋一個個政策,也和他暢談生活和工作上的變化,幫助他樹立起自立的意識。如今,曾經的長期信訪户的思想認識發生了巨大改變,不僅不再輕易上訪,也在生活和工作中都更加踏實,再也不是九鎮的“滾刀肉”。

對九鎮每一位有需求的羣眾,俞奇彬都像對待這位信訪户一般,堅持長期聯繫、經常聯繫,有問題就解決問題。常住在鎮上的俞奇彬,時不時就會去羣眾家裏轉一轉坐一坐,面對面,心貼心,親如一家。羣眾的農田遇到病蟲害了可以找他,子女上學,家屬就醫也可以找他。“這是對你的信任,你就有責任去解決。”俞奇彬説。

俞奇彬在村民家中

鎮上的工作,俞奇彬自然是第一責任人,無論是怎樣棘手的問題,俞奇彬總會主動承擔責任。但是俞奇彬也深知,九鎮想要脱貧攻堅,必須要動員全部幹部的力量共同參與,相互合作。

俞奇彬自己負責對接的一户貧困户曾在芒種前遇到了病蟲害問題。俞奇彬明白自己在這方面不能做太多事情,於是便主動協調農技站,病蟲害問題被順利解決。俞奇彬有同事對接了殘疾貧困户,俞奇彬也會經常利用自己本科康復專業的知識技能,主動幫助同事關心殘疾貧困户的身體問題。

“脱貧攻堅不是個人英雄主義的任務,必須要做到鎮、區、市等各級力量協作努力。”俞奇彬説,“對我自己的幹部,我的做法就是以身作則,將心比心。”

俞奇彬認為,脱貧攻堅不僅是向貧困户輸送物質財富,更要向貧困户輸送精神力量,樹立起勞動致富的信心。在開展脱貧攻堅驗收的同時,九鎮試點開展“自己説變化、脱貧感黨恩”活動,讓廣大羣眾在回憶變化、親述感想中體會黨的温暖,引導羣眾聽黨話、知黨恩、跟黨走,在鄉村振興中共同奮進。“説變化只是一種形式,我們希望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貧困户能通過變化,更加堅定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和發展的信心,為下一步實施鄉村振興打實人心基礎。”俞奇彬如是説。同時,他按照上級要求,嚴格督促全鎮幹部都要做到“扶貧更扶志”和“摘帽不摘幫扶”。這對全鎮幹部的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也讓一些幹部有了畏難情緒:“給貧困户發錢容易,但讓他們自己掙錢,真的能做到嗎?”

俞奇彬的回答,就是真抓實幹,用事實説話。九鎮包梁樹村貧困户趙臣東,以前是典型的好吃懶做,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懶漢貧困户。而現在經過鎮上從脱貧到致富一體幫扶的細緻工作,趙臣東不僅依靠異地搬遷徹底改變了家庭生活面貌,精神面貌更大大改善,主動在家種植魔芋約1畝,傳統糧油近2畝,養殖土雞50餘隻,此外還自己探索草魚、鯽魚養殖技術,農閒時還在附近務零工,預計今年人均收入能達到9000多元。這樣大的變化極大地鼓舞了全鎮幹部脱貧攻堅的信心。

俞奇彬到村民家中瞭解情況

如今,俞奇彬和同事們緊密合作,成為了一個帶領羣眾脱貧致富的堅強戰鬥集體,對全鎮521户貧困户都做到了心中有數。他們從脱貧幫扶到致富,帶領着九鎮人民朝全面小康的目標穩步前進。

供稿:學生職業發展指導中心

編輯:李華山

審核:呂婷

2020年11月04日 14:43:50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