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天涯咫尺

融合式教學,一個都不能少!


●記者 曾憲雯

“Hello”,每週五上午9:50,清華學堂內,呂中舌老師以極富魅力的嗓音準時開始上“文學研究中的當代英語”。

同一時刻,在千里之外的浙江湖州,日新書院大一新生茆殷嬰正端坐在自己10平方米的卧室,左腳打着支具,聚精會神地盯着面前的電腦屏幕。通過教室裏的攝像頭,茆殷嬰可以看到清華學堂窗外樹影搖曳,秋日的陽光温柔地照射進來。雖然不能到現場上課,但那一剎那,她感覺身臨其境。

錢小軍“倫理與企業責任”授課現場

“照顧到每一個人”

“我很喜歡這門課,而且老師也比較關注線上上課的同學,所以即使在遠端,體驗感也非常好。”茆殷嬰稱這門課是週五的快樂源泉,但由於9月5號在學校騎車不慎摔倒致左腳腳踝骨折,她只能返回家中在線學習。

第一週的第一節微積分課,茆殷嬰突然聽不見另一端老師的聲音,好在線下同學幫忙向老師反映,及時解決了這個問題。她事後回憶説,“微積分這門課只有我一個人選擇線上學習,授課老師專門為我開了騰訊會議,我很感動,也深刻體會到了校長在開學時説的‘一個都不能少’。”

2018級社科學院的褚樂怡也受到了這樣的“特殊”待遇。

經管學院杜勝利老師的商業倫理課,褚樂怡是全班唯一一位在線上課的同學,“杜勝利老師特地打電話徵詢我的意見,為我一個人開了騰訊會議。”

褚樂怡8月底在家不幸摔壞了腿,疫情之年好不容易盼來開學,但因為這個意外,她返校上課的心願再度化為泡影。“同學們都能線下上課,也可以一起吃飯,有時候覺得挺孤單的”。對於只能線上學習,褚樂怡有一點小小的失落,但來自學校老師的關注又讓她倍感温暖。

為了讓遠端學習的同學能跟上進度,許多老師都為他們在線上單開了交流時間,學生有什麼問題可以在線上會議室向老師諮詢。當然,老師也非常歡迎同學發郵件或者打電話提問。

除了保證課堂上“一個都不能少”,老師們也非常注重學生的心理感受。“英語課上,老師囑咐線下上課的同學多和我們互動,不要讓我們覺得孤單。線上上課的同學也挺多,如果遇到問題,羣裏的同學會一起想辦法,互動感挺強的,讓我覺得跟大家是在一起的。”電話另一頭,傳來茆殷嬰的笑聲。

新的教學模式使老師們的上課方式也有了不自覺的變化,“這學期和上學期我有同一個老師的不同課,這學期通過攝像頭,我明顯看見他活潑了很多,也開心了很多,一節課感覺他的嘴角都沒下來過。”褚樂怡説。

新學期的第一週,44個院系中有1830名學生跟茆殷嬰和褚樂怡一樣,因各種原因無法返校上課。而隨着融合式教學的開展,即使身處千里之外,他們也沒被落下。茆殷嬰説,“在這方面,清華做得特別好,照顧到了每一個人。”

“效果會越來越好的”

段志蓉“麥肯錫課程:全球領導力”授課現場

在經管學院段志蓉老師“麥肯錫課程:全球領導力”的課堂上,晚上7點半開始的課程毫無停頓地進行到10點,特別是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問答互動環節,線上線下的交流無縫輪轉銜接。掌聲和笑聲不斷,歡樂與知識齊飛,身處世界各地的師生同學們在這一刻找到了心靈的同頻共振。

“融合式教學之所以難,是因為線上線下,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們這門麥肯錫全球領導力課程,一直以來都是以龐大而高度國際化的授課嘉賓和學生羣體為特色,每年參課的150到200名學生中,約有40%-50%的國際學生和交換生,課堂上的師生交流最是熱鬧。”如何讓因疫情無法返校卻仍然踴躍選課的70多名散佈於世界各地的同學感受到學校在疫情期間一如既往高質量的教學?段志蓉感到身上的責任已經超過教學本身。

經管學院另一門“倫理與企業責任”課,一共35位同學選課,三分之二都在線下。“案例討論是這堂課重要的學習方式,課前我心裏不是特別有把握,擔心線上同學能否積極參與討論,當然也擔心線下中國學生的參與度,但課上同學們無論線上線下參與都非常踴躍,發言覆蓋面廣,思想深刻。”上課前,授課老師錢小軍還有些擔憂,沒想到課堂效果出乎意料。

“我的經驗是線上同學必須打開攝像頭,這個要求很關鍵。同時,也提醒授課老師們三個特別需要注意的點:對線上同學講話的時候,要注意面向攝像頭,而不是屏幕,需要養成習慣;有些線上同學的發言音量不穩定,我們可以再找找原因;線下同學發言遞話筒的速度也可以優化。我的第一次‘試水’感覺還好,學生們非常給力。相信隨着經驗的積累,效果會越來越好的。”

先做起來,邊做邊學。在錢小軍看來,在線教學增強了課程的開放性和透明度,挑戰了以往的教學設計和課程交互的方式,在促進教學改革和提升的同時,也把課堂裏的每個個體融合成了教學共同體。大家目標一致,步履不停。

融合式教學的三駕馬車:教室改造、教師培訓、一鍵呼叫

信息化技術中心工作人員在緊張地工作中

時間倒回到今年6月底,全球疫情走勢不明朗,秋冬是否會出現疫情反彈仍不確定。特殊時期,秋季學期到底採取何種方式教學是迫在眉睫的大事。經學校常委會、核心會討論,最後確定採取線上線下相結合的融合式教學:返校學生在教室上課,無法返校的學生遠端在線上課。邱勇校長在講話中多次提到“一個都不能少”,這也是指導秋季教學的總體原則。

確定思路後,由教務處牽頭,融合式教學指導專家組進行深度參與指導,信息化技術中心負責技術方案設計和工程建設,“融合式教學”從一個概念逐步落地實施。

融合式教學指導專家組指出,要保證遠端同學跟線下同學有實質等效的上課體驗,教室需要進行改造。教室改造須在9月14號正式上課前完成,時間緊、任務重、困難多,各部門快馬加鞭開始運作。

8月初,學生陸續返校。春季學期100多門必須線下進行的期末考試被提上日程;為了保證學生返校後線下學習,小學期的課程集中安排在開學前幾周進行;新生報到後各種活動需要大量教室;開展融合式教學培訓和教室實操演練也需要教室……要保證正常教學及其他活動順利進行,留給融合式教學教室改造可用的時間非常少。

完成預算批覆、招標採購等流程時,時間已到了8月10號。從那一天起,信息化技術中心所有工作人員幾乎進入24小時工作狀態。由於教室白天被佔用,工作人員只能晚上施工。8月10號到9月12號的這33天裏,每天晚上10點左右,趁着大部分待改造教室空出來,信息化技術中心的工作人員開始了一天中最忙碌的時候。在大家不捨晝夜的努力下,8月31號時,141間教室改造完成。到9月12號,285間教室可投入融合式教學使用。

為了保障遠端學生看得見、聽得清、有互動,教室內高清攝像頭的景別需要可以切換,授課教師需要佩戴領夾式麥克風,線下上課的同學也得配備手持話筒。而且不同課程老師的電腦設備不同,對軟件的需求也不一樣,這些問題都得解決。大批量教室的硬件安裝和配備已經相當困難,況且還得連到學校統一的中控系統,這需要工作人員做編程設計。

在已經改造完成的教室裏,可以看到教室後方新增了一個攝像頭,機櫃台式機屏幕左側有一個控制小屏,小屏上方有各種型號的移動設備接口,櫃門上有“一鍵呼叫“按鈕,同時還設置了文字提示。這些物件看似簡單,其實每添加一個都很不容易。

要保證融合式教學的質量,僅僅改造教室當然不夠,教會老師使用設備成為工作中的重中之重。隨着一批教室改造完成,融合式教學指導專家組、教師發展中心組織了針對近2900位授課教師、170位技術支持志願者的8場培訓,還專場組織了面向課程助教和課程課代表的培訓,力求最大程度保障上課能夠順利進行。

一切準備工作就緒,9月14號,清華全面開啓了融合式課堂,學生社區管理中心的重頭戲來了!為了後期運維有序進行,學生社區管理中心除了參與教務處組織的培訓,大部分老師更是在信息化技術中心的施工現場近距離學習。

學生社區管理中心設有4個技術人員值班室,分別分佈在六教、法學圖書館、五教和新水利樓。自上課以來,16位工作人員一改往日的輪班制度,全部從早上7點半工作到晚上10點半,有時候吃飯都是泡麪湊合。清華教學樓分佈範圍極廣,當接到教室的一鍵呼叫時,工作人員必須儘快解決問題。很多時候,他們都是氣喘吁吁地出現在教室裏。

無論你身在何方,上課的鈴聲已經敲響!

推行融合式教學本質上是為了促進教育公平,讓清華學子無論身處哪裏,都能參與到課堂中。正是基於對教學的重視,對人才培養的重視,清華才會花大力氣來做這件事情。作為一種新的教學模式,融合式課堂給同學和老師都帶來了全新的體驗。

上課的鈴聲已經敲響,清華園200多間教室內,老師們已做好準備,課堂上的畫面將通過網絡傳到大江南北、海內海外。

6教6樓信息化技術中心中控室內,3位技術人員坐在一排電腦前,緊盯着大屏幕上教室裏的畫面,學生社區管理中心4個運維值班室15位工作人員嚴陣以待,以便隨時響應教室裏老師的一鍵呼叫。

新學期,新課堂,清華人,一個都不能少!

(清華新聞網10月13日電)

編輯:曲田 高原 李華山

審核:程曦

2020年10月13日 15:10:48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